ABOUT CAI LAYWERS

Author: hello

澳洲过桥签可以工作吗

澳洲过桥签详解:在等待期间可以工作吗?

什么是澳洲过桥签证,它的主要类型有哪些?   关于“澳洲过桥签可以工作吗”这个问题,澳大利亚的过桥签证(Bridging Visa)是一种临时签证,用于在申请澳大利亚其他实质性签证(Substantive Visa)时的过渡。 过桥签证的种类有A、B、C、E等几种,每种签证的工作权限和限制都不同。 过桥签证A(BVA)是最常见的类型,它允许持有者在澳洲等待新签证的结果。在这期间,你不能离开澳洲,一旦出境,过桥签证A就会失效。如果新的签证申请被拒,你必须在28天内离开澳洲,除非向AAT上诉。过桥签证A可能不包含工作权利,具体情况需查看签证信。 过桥签证B(BVB)相当于过桥签证A加上出入境权利,允许在规定期限内出入澳洲。它继承了过桥签证A的权利,包括工作权限。 过桥签证C(BVC)适用于在递交实质性签证申请时没有持有实质性签证的申请人。这种签证没有出境权利,工作权利需参考签证信的内容。 过桥签证E(BVE)适用于突然被取消签证或签证过期的人。这类签证通常不允许工作或学习,除非有特殊情况。 认真阅读签证条款了解自己的签证工作权限 总的来说,过桥签是否可以工作主要取决于你的具体签证类型及签证信上的条款。在判断自己的过桥签是否有工作权限之前,需要确认之前持有的实质签证是否已经过期,因为实质签证的效力大于过桥签。一般来说,如果你持有的是过桥A签证并且没有工作权限,但因为有迫切的工作需求并且得到移民局批准,那么这个过桥A签证就可能允许全职工作和学习。

Read More »
澳洲186雇主担保签证

澳洲186雇主担保签证指南:您需要知道的一切

澳洲186雇主担保签证介绍 澳洲186雇主担保签证是一种允许澳大利亚企业招聘海外专业人才,并为他们提供在澳大利亚工作和生活的机会的签证。它是一种永久居民签证,适用于那些由澳大利亚雇主提名的职业移民。该签证类别针对的是那些已经获得澳大利亚雇主担保,并且符合特定技能和资格要求的申请人。 选择适合自己的签证种类 签证种类 澳洲186雇主担保签证包括三个主要的子类别,每个类别都针对不同的申请者需求: 直接申请永居类别(Direct Entry Stream):这一类别适用于从未或只短暂在澳大利亚工作过的申请人,或持有457/482签证但不满足临居转永居申请条件的申请人。申请此类别的签证需要进行职业技能评估(除非有豁免),并在需要时持有相关的注册或许可证。 劳务合同类别(Labour Agreement Stream):这一类别适用于雇主已与澳大利亚政府签订了劳务合同的申请人。劳务合同通常为期5年,并且在此类别下签证的获得与特定行业的劳务协议有关。 临时居住转永居类别(Temporary

Read More »
公平工作法

案例分析:公平工作法保护你的权益 – 澳洲导游被拖欠工资案

公平工作法案例解析:澳洲导游被拖欠工资纠纷 《公平工作法》Fair Work Act 是在 2009年澳大利亚政府通过的保障公平工作法规,它用于管理澳洲大多数私人工作场所的劳资关系。它通过设定就业条款和条件、明确雇员和雇主的权利与义务,以及提供管理工具和合规性保障,发挥其法律效力。 被雇主拖欠工资 案情背景和纠纷起因   这个案子发生在covid新冠疫情期间,因为来澳洲旅游的华人人数骤减导致澳洲的旅游业进入寒冬。我们代表的客人是一家华人旅游公司的职员,他的日常工作包括以去蓝山旅游路线为主的司机兼导游解说工作。 在华人旅游公司担任司机兼导游解说 因为covid导致的经济不景气,客人的前老板索性就辞退了客人,与此同时还拒绝支付客人之前的工资。客人一再苦苦哀求,希望对方能够体谅他在疫情期间生活不易,能支付之前所拖欠的工资。客人的前老板要求客人完成最后一单生意后,他再考虑他的请求。我们客人在任劳任怨完成一天工作之后,返程途中又和他当时的老板同车提起工资的事情。不知为何惹怒了老板,老板让他下车从荒野公路走路回家。

Read More »
普通袭击罪

案例分析:普通袭击罪 – 你应该了解的澳洲关键法律知识!

什么是普通袭击罪? 普通袭击罪(common assault,又称澳大利亚一般伤害罪)是澳大利亚刑法中的一个重要罪名,涵盖了一系列不同形式的暴力行为。它不仅包括肢体接触,还包括口头威胁和其他恐吓行为。普通袭击罪并不要求实际的身体伤害,即使是轻微的触碰也可能构成此罪。 Australia has zero tolerance for violence 澳大利亚法律的解释 在澳大利亚,根据Crimes Act

Read More »

澳洲买家寻求赔偿(买房违约)指控过户师存在misleading误导买家行为

案件介绍 澳洲买家寻求赔偿,指控conveyancer过户师存在 misleading误导买家 行为。悉尼北区豪宅巨额定金被吞案发生在“COVID-19”新冠疫情期间。因为当时的银行贷款利率不像现在数次加息后那么夸张,市面上不少手上有存款和房产的客人也有买房卖房的打算和计划。 买家的初始购房计划和deposit定金 本案的客人其名下有一套house以及3套公寓,他原先想法是把其中两套公寓卖出去,与此同时再向父母兄弟姐妹借款来凑齐一套够买北区豪宅的钱。很可惜,天不遂人愿,现实比梦想骨感,事情并没有按照我们客人的想法顺利发展。他通过自己的conveyancer过户师和卖家中介进行协商,预购一套北区超过700万澳币的豪宅,他支付了10%的定金并签订了购房合同,敲定在几个月后成交房产。 出售公寓的挑战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客人只卖出了他名下的一套公寓,但因为公寓一直以来都是澳洲房地产市场里增值潜力相对较弱的资产,再加上疫情期间带land的house房地产市场一片大火,很多人都选择卖掉公寓换置house。最终,客人没有办法凑到足够的资金,公寓出售的事情一再搁置。 买家做出买房违约决定 时运不济,客人的生意上又出现了很大的压力,客人自身顶不住压力,最后选择和conveyancer过户师沟通他可能要违约,没有办法顺利成交这套house。之后他在过户师主导下签署了终止购房的协议,理所当然,他的10%的deposit定金也被卖家罚没了。 买家的后悔和与卖家中介的联系 在临近之前购房合同中所写的成交日期的时候,客人不甘心那么多定金拱手送人,他选择和卖家中介取得联系,但被告知因为之前签署了购房终止协议,他已经和这套房子以及定金没有任何关系了。客人后悔莫及,最终找上了我们询问是否能够代理他这种类型的案子,以及任何补救方法。

Read More »

悉尼华人帮派绑架抢劫案(最终成功争取好结果)

浪子回头金不换,“一失足”不一定酿成“千古恨” ————-澳洲小伙如何将手中烂牌打出人生上限 以下是我们律所的一个真实事件,故事从他“踩红线”到重新走上人生的“主线”。 几年前,刚成年的S孤身一人来到澳洲,初来乍到的他倍感孤独,为了寻找归属感和同温层,S加入了悉尼本地的一个华人帮派。并很重“江湖义气”的他,参与了一起绑架抢劫案 —— 和本帮派成员一起绑架和勒索另一帮派的成员。 事后S被起诉绑架罪和抢劫罪,最高可判处32年的牢狱之灾。 S的家庭经济条件很好,换言之,他并不是因为缺钱而参与这次“帮派活动”。在渴望获得认同与归属的诱惑下,让他以为这是一次向组织表明自己态度和忠心的机会。一念之差,却最终误入歧途。 我们的律师给当时的S提供了法律咨询服务。 本着无罪推定原则 — “任何人在被证明有罪之前都是清白的”,在案件审理期间,通过我们的律师与控方的多次交涉和大量的调查取证,控方撤销了多项不实指控。S承认了自己的所作所为,律师在法庭判决宣判之前也积极开展了各项工作,多方游走,最终为S成功争取到了监外服刑的好结果。最终的punishment是:S作为社区矫正对象,2年内在有关机构的监督管理下正常生活和工作。不久前,他的两年服刑期彻底结束。

Read More »
Call Now Button